No.10(大结局)
作者: 61居士更新时间:2018-08-01 08:34:53章节字数:3234
事情还没完。

面对骆谦的死,鲁遇束手无策,他报了警。警察来到,自然要对小骆的死因,展开调查与询问。小骆的母亲很快也赶到现场,对儿子的死执意要了解清楚。

要论证小骆的死,是自杀,还是他杀,这需要证据。鲁遇对小骆自杀,本身已经够惊慌失措,伤心透顶。警察一来,反复地问,老鲁实在招架不住。不得已,他只好老实交代跟小骆这段恋情。

他们这段同性恋情,首先被警察跟小骆母亲知晓。从年龄上看,从结局上看,小骆虽说是殉情,但老鲁责任很大。警察认为老鲁在玩弄一个小青年的感情,其行为可耻,其人心邪恶。老鲁无法去辩驳,虽然法律上他没罪,但事情凿实因他而发生。老鲁的行为让小骆透支了生存的希望。

小骆的母亲,并没用像警察那样,对老鲁万分鄙视。她甚至没对老鲁说一句话,一直对着小骆的尸体,喊对不起和不要。

接下来的事,老鲁没意料到,很是恐惧。小区的人传开他跟小骆搞同性恋的事。小骆为他割脉殉情,老鲁被定义为坏人,他玩弄一个孩子的感情,成了整条街道重要新闻。一传十十传百,老鲁的家人和亲朋好友,全都知晓这事。老鲁在他们眼里,突然从一个老实商人,变成邪恶化身,阴深深的怪人。无论老鲁走到哪,都有鄙视的眼光,在前在后地发亮。

面对小骆沉重的爱,殉情求证爱情忠贞,老鲁已经肝肠寸断,五内俱崩。如今,再加上舆论压力,亲朋好友的唾弃,这些疼痛这些谴责让他更加绝望和憎恨自己。那时,他真的想过一死了之。他拿过小骆自杀的刀片,痴痴呆呆考虑了一个小时。但他想到了一岁多的女儿,最终逼迫自己苟延残喘。

不死,就得更自省地活着。老鲁首先想到的,是乞求小骆母亲的原谅。母亲面对唯一儿子的自杀身亡,能不撕心裂肺。小骆生前很少讲及母亲,一说起他母亲,往往示以敌意,鄙薄她偷情,憎恨他对父亲不忠。

小骆头七那天,老鲁来到小骆生前的家。小骆的母亲开门,放他进来。老鲁一见到她,被吓到了。她突然剃光了头,穿上了道姑服装,神情凝肃。小骆的母亲出家了?

老鲁跟她难以沟通,她对他置之不理,一直在诵经,和烧纸钱。

在老鲁看来,小骆的母亲,要还小骆一个抱歉。小骆母亲一直有个情夫,按小骆说法他们有十多年交往。情夫,是个有家庭的中年,有身份的人,其他情况未详。小骆母亲认为,小骆走上同性恋,皆因她。她没当好母亲,没给予亲儿子一个完整的家,健康的爱。

至于一直没出现过的小骆父亲,老鲁后来知道他消息。在小骆念大三的时,父亲在一场地陷意外,已经去世。小骆父亲的死,小骆一直隐瞒老鲁。是小骆觉得父亲还没有死,还是其他原因,老鲁不得而知。

悲剧的风,还在刮,没停。接下来,这风吹到了老鲁的妻子身上。这好像是悲惨世界里的人物,要用残酷的命运来渲染老鲁的身世,让他肩负一个不能承受的责任。

老鲁女儿当时,一岁多点,绝大部分时间放在老家让老人带。老鲁同性恋的事,传到父母耳朵里,她母亲就病倒了。她躺在床上,下不了地,需要老鲁父亲照顾。老鲁的女儿便没人带。老鲁只好带回家里来。

老鲁妻子,一直是个很奇怪的人。老鲁认识她不到两个月,就结婚。她很内向,但却喜欢集体生活。虽说她在国企上班,实在等同一个普工。老鲁一个月赚的钱,比她一年赚的还多。但妻子却表现出很强自尊心,她不要在家带孩子,放弃自己的工作。夫妻感情,确实比较淡漠,年纪差距比较大是原因,沟通有障碍。另外,他们夫妻性生活不和谐也是重要原因。

妻子知道老鲁的事后,没跟他吵过架,也没闹离婚。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,贞德观很重,除了漂亮,文化程度真的不高。不吵架,并不意味她坚强,挺住了。当所有人都在谴责老鲁,同时自然也嘲笑她嫁给一个同性恋者。她遭受很大压力。

人言可畏,那些传言,听了让人真想杀人灭口。老鲁夫妻在别人眼里,聚少离多,并不算恩爱。别人将他们夫妻的事,成为谈资,越说越离谱。他们以讹传讹,造谣老鲁对女人根本不行,没那个能力。他们的女儿来历便成为可疑,有可能是其他男人的种。这猜测真是无天理,老鲁被戴绿帽了,还安然,因为他喜欢男人,他乐意看见妻子跟别的男人搞。那样的话,妻子到底跟谁偷情?有人说搞卫生的低贱工人,有人说六十多岁的糟老头,有人说是十多岁的小青年。甚至有人说,是刚死去的小骆。小骆在他们家自杀,这成为理由。

老鲁妻子,一个保守老实的人,突然被套上荡妇的坏名声,谁受得了这委屈。老鲁妻子,比窦娥还怨。妻子在压力太大下,丢到了工作,当时也是为了照顾女儿。妻子没了工作,活得更没寄托。除了买菜,她几乎呆在家不出门。每天对着女儿,忧郁地过着,思想越来越怪异。

老鲁每天过得浑浑噩噩,自身都想自灭,怎么懂好好照顾他人。他经常喝得酩酊大醉,到了凌晨才回家。夫妻还是不吵架,不闹离婚,甚至老鲁好像没见过这个女人哭过。

她终于变了,压抑成狂,越来越像疯女人。妻子的命运,自然认为老鲁害了她。她起了报复心,但不直接针对老鲁,而是亲身骨肉。她开始虐待女儿,骂她不解气,还动手打她,变得很邪恶。老鲁发现女儿经常伤痕累累,哭得楚楚悲人,自然心疼。但他自知对不起妻子,因此忍了一次又一次。终于,他到了出手制止,还以颜色那天。

那天,他看见女儿整个手被开水烫到,发紫红肿。只会喊爸爸妈妈的女儿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搂着老鲁不放。老鲁抱着女儿,抽出腰裤的皮带,鞭抽妻子。妻子不躲,站着任他抽打,在冷冷地笑。老鲁可能那天喝了酒,不知道使劲过大,他第一次打老婆,就把老婆的脸刮花。

后来,老鲁还是发现妻子丝毫未改,继续变本加厉地虐待女儿。那时,这个一岁多的女孩,全身上下,包括脸,甚至是脚底板都是伤。经常,老鲁一回到家,就看到女儿哭得抽搐,打冷颤。

无奈之下,老鲁把孩子托给别人带,替她逃离苦海。离婚的事,老鲁终摊牌谈论,两人一点都不像夫妻,更像仇人。妻子拒绝了,没有一次点头。老鲁说把所有财产都给她,她还是摇头。没有工作,没有女儿,她生活是空虚的,她过得很忧郁,一天不说一句话。老鲁怕了这个女人,家都很少回。那时,不回家还有个原因,就是小骆的死。小骆死在房子里,那画面太触目惊心。老鲁经常做噩梦,梦到自己一醒来全身都是血淋淋。

过去不到半个月,妻子求老鲁把女儿带回家,她想女儿。她看起来又突然正常,她承诺不再打女儿。老鲁也想她活得有个寄托,有事可做。于是,老鲁答应了。

女儿带回来,确实过了几天太平的日子,老鲁回到家也没发现女儿哭。看到的是妻子教女儿说话。那时,老鲁已经决定换个地方生活,远远地离开沈阳。但印刷店投入了很多钱买新机器,他突然撤股,店没那么多资金,他还需要等。

后来,老鲁渐渐发现家的气氛怪异。他每天回来,女儿总是睡熟的。有时叫她来撒尿,她都没反应。细致检查女儿身体,但没发现有伤痕。老鲁警惕比较慢,女儿遭到虐待,他浑然不知。

有一天,老鲁回家拿存折办事。他终于发现了这个恶毒的女人,是怎么蒙骗过去的。妻子是拿绣花针来扎亲生女儿,扎得还是屁股和大腿,不留伤痕。一边扎,一边骂:你为什么要出世!为什么要活着!为什么不去死!

老鲁妻子把女儿扎疼后,小孩子自然哭个不停。她怕老鲁知道此事,使了阴招。接着,她逼迫女儿咽下几粒安定片(安眠药),让女儿在哭泣中麻痹疼痛,最后睡晕过去。

老鲁忍住,看完触目惊心的这幕。女儿睡着后,义愤填膺的他,抓起了棍子追逐妻子打。这次,妻子躲了。她越是躲,反而越激发老鲁的暴力。结果,她伤得重,在地上呻吟了足足一个小时。

老鲁告诉妻子,从此断绝夫妻关系,明天他就带女儿搬出去住,再也不回来。当晚,因为要收拾很多东西,老鲁留在家里过夜。他跟女儿睡,记得把门反锁。是不是太累的原因,他没足够留神,妻子撬开门都不知道。直到半夜醒来,老鲁发现女儿不在自己怀里。他猛地爬起来寻找。

在妻子睡的房间,他发现妻子女儿。老鲁去摸妻子的身体时,尸体已经凉了。而女儿还有呼吸和心跳。女儿估计不肯服吃老鼠药,她吃下的分量不多,或者她成功吐了出来。妻子也可能,有心留她一命,她可以一刀割断女儿喉咙。

为什么妻子不把他也杀死,她这么恨他。老鲁百思不得其解。最该死的是他,而鲁遇却好好活着,没病没伤。

也许,上天要让他活着,就是要他为造下的孽,用苦行来赎罪。

(全文完)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