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.110(大结局)
作者: 61居士更新时间:2018-08-04 18:16:43章节字数:5636
这一夜,他没有回去。不过,他很早便睡去。

微微的鼾声,绕耳不绝,他枕着我胳膊沉沉睡去,宛如失眠的人找到信赖的心理医生。

这段时间来,他第一天在我这留宿。漫长的等待,等待的是人心,是人品。

我特别留恋这样的时刻,熟悉的旁人,熟悉的气味,熟悉的拥抱。

半途,我试图摇醒他,想跟他说说话。

我喊他名字,他嗯的一声,把我更重更紧地搂着,接着又重重睡去。

我只好酝酿失眠。

“你不回去,家里没说什么问题吗?”

我比他早醒来,他睁开了眼睛,在伸懒腰时我问他。

老板没说话,打了个哈欠,然后认真地看着我,眼睛不停地转动。

“我看你昨晚电话都没打个回去,你家人会不会担心你。”我又重复话题。

“不管了,我也是人,我也想过过想要的小日子。”

老板把我紧紧抱着,甜蜜的表情,让我也跟他一样,只想时间永远停留在此。

搂着搂着,老板不安分起来。

其实我早亢奋了,但我觉得时候不早了,该上班了,所以没过多久我便推开了他进了洗手间。

在我刷牙的时候,老板走进来,默默不语,在背后搂着我。

我不太理会他。漱口后,我转身严厉地看着他,他羞涩一笑。

“今天早上我给你,好吗?”

我可乐死了,但我控制自己,撇开他,去拿毛巾洗脸。

在我整个洗脸过程,他一直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我,似乎一直等我答复。

“要的时候你不给我,今天我偏不要你。”我说完,得意一笑,走开了。

我把洗手间的门给关了,然后去厨房弄点面食。

老板下搂的时候,我已经把我自己那份早餐吃光了。

我不太乐意他早上磨蹭成这个样子,虽然他下楼闷闷不乐的样子,但我没理他。

他在赌气,连我做的早餐也不吃,喝了杯暖水后就自己开大门下楼了。

我赶紧拿包跟了过去,在楼梯间有人,我不好说话,到了车上,我说:

“老子不嫖你,你就不开心。你真**。”

“哪有,怕你不满足!”

“我是赶时间。”

“看你努起那个嘴,还说不是生气。”

老板把嘴巴努得更翘,表情得瑟。

“要么,你现在用嘴给我那个?”我神秘地瞄了他一眼,说。

还没过几秒,他果真解我裤裆。

可我开着车,空间也不够,他硬来的话可危险了。

“你有病。”我推他,呲喝他。

“还病得不轻,我非要传染给你。”老崔又尝试攻击我。

我在路边停了车,摊开手,看他在行人面前是不是来真格。

老板看了看周围,难为情地转过头来,大声嚷嚷:

“开车,你这王八蛋。”

我们又迎来了忙碌的一天,为一宗比较重大的工程,我和老板中午请国土的人吃饭,到了晚上还得邀请规划局的领导吃饭唱K。

中国生意场离不开吃喝玩,即使你不乐意泡在这样的应酬场合。但利益驱使,你还得装作自己很吃透这些场合。

觥筹交错之后,客人都散去了。

凌晨的城市路口,有点凉。酒后的我们,相互搀扶着在夜路里寻找方向。

幸福感遍布每个角落,每个时刻,这因为你不孤独,这因为跟你相爱的人跟你在一起。

因为料到要喝酒,所以今晚我们都没开车过来

走了一小段路,我们拦到了出租车。

坐进车后,我让司机先开到老板小区去,胖熊沉默了。

可就快要到他小区门口,他开口说要去我那,借口是漏了重要东西在我那。

我不说话,心里乐滋滋的。

我们度过了温情而难忘的一夜,老板身心的门全然为我敞开,毫无保留。

我粘着他身体,从来没有这样迷恋过他的身体。

他则更尽情地呼叫中,抒发着肉体的欢愉,更野蛮地搂着我的背。

体能消耗殆尽,我细细体味完人生最美丽的章页,动荡不得。

激情之后老板一直笑眯眯地面对我,那意思分明嘲笑我。

“你说像同志的爱情,如果真的没了性交流,还能生存下去吗?”我突然问他。

“不知道。不想理它。”他不回答我,只是很欣慰般将我搂紧。

我想了想,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很乏力,谁晓得自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变数是什么。

“我觉得现在好幸福!”老崔突然在我耳边悄悄说。

我真的累了,想睡去,而老板已经悄悄起来去洗身子。

待他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迷糊了,他叫我,呼我也去洗去。

我知道他叫我推我,可我就是起不来。

没多久,我感到身体被温暖的东西洗刷。虽然我睁不开眼睛,但我知道,老板打水替我洗身子了。真想起来,对他说声:你真好!对我真好!

他对我这样关心,和真挚的爱,让我更安然睡去。

自此之后,老板经常在我这里过夜,中午觉更是赖在我这。

这感觉,我们就像回到小屋子极乐世界的情况。

他经常带点东西来,把我的房子填满他的东西,生怕他不是这房子主人似的。

他说他一直来没高攀过什么人,在我这他不免有些依仗我的自卑感。

我倒笑他,要是觉得我们是爱人,甚至是无名夫妻,就不要谈攀着谁,我的所有东西不也是你的东西。再说,你难道会为自己家人有出息而懊恼吗?

渐渐地,老板的精神包袱卸下了,接受我这里的一切,并爱上它们。

老板是个勤奋的人,家务上颇勤快,自他久留我地盘,我钟点工都省了。

他的回来,我当然感动和为他澎湃,但还是有些顾虑,一是他家那边又很难交待了。

虽然他有办法说服家人,但疏远家庭的行为始终不好,况且又前车之鉴。好些次,我都建议他多陪陪家人,不一定非要经常过来过夜。

可他说,他迷上我这里,现在在家里睡心里就是难受,一点都不踏实。或者说跟我一起睡才觉得有幸福感。

我们算是劫后重生,我想,人要是没经历过失去就不知道珍惜在一起的时光。我们确实比以前更紧密栓在一起。

至于我,活在世上,也不是石头爆出来的,我自然有亲人和亲戚,及朋友。

自我购买新房子后,这些人都会提议过来参观,这行为其实也算是礼节。

但房子现在有老板太多东西,我怕人家发现,也怕别人要在我这住上一小段日子,扰我们过小两口的日子。

尤其我家人,我妈要过来小住一下总是应该的吧。可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就特别不安。要是老板过来,甚至他留宿,我妈那边我就需要不断撒谎和隐瞒。

幸好老板的东西也不太显眼,老板自认识我后,变化了许多,我们日常用品几乎都是公用的,洗面奶呀,内裤呀,剃须刀呀。有时他还要用我的牙刷和毛巾,喝水的杯子也不分你我。至于衣服,老板个子比我矮,但他身体略胖,所以我好些衣服他也能穿下。

这是作者的一片日记
很久没执笔,更多时候我作为一个读者,看别人的书,听别人的故事。现在让我再写个故事,是静不下心。不过我还是经常回望,回顾撰写这部书的历程,我会激动,会哀叹。我从未正规写过作品,三年时间写下四十多万,这完成的过程是鼓舞自己的。不是作家,甚至写手都算不上,也因此回头看自己的文,发现不少瑕疵。比如错字语病,比如梁叔这人物没着力深化,故事发生的时间脉络也没理顺。

岁月催人老,我至今还没结婚,没有孩子。这个问题,避无可避的,闹得你神经过敏。老崔跟我也商量多次,鼓励为主,当然暗含害怕。有时,我真的怕老,怕老了后,面对无妻无儿女的凄苦,面对生老病死。人呀,不怕生活有多烦恼,就是怕生活吵闹不起来,冷冷清清的,没有归宿感。

结婚的压力,一轮接一轮地压过来。但对于属性特别的人,让我成立一个家庭,很可能害了别人。这会让我却步,太怕承受不起。如今,我也没敢出柜,虽然更多人已经知道我跟老崔是一对,生活在一起。无奈,身边的环境让我还不够坦荡,我宁愿继续塑造谎言,骗一片人。

我现在,主要做建材生意,惠州各个县都有我门店。我的队伍建立走近成熟,走管理科学化的道路,我经常请导师培训,自己也在上学。在中国做生意,往往难逃巴结和饭局的命运。我还是活在忙忙碌碌中,不过应酬占了这些时间的二分之一。我昨天去量了体重,怪吓人的,80多KG,自己多臃肿这时候才知道。发胖,带来诸多问题与不便,我已经不限于三高问题。

中秋节将至,老崔昨天就回张家界。走的时候他交代我,新买的衣服放哪,礼品哪些该送给谁,冰箱放有什么东西,家政服务的电话,汽车保养期限到等等。他说这些时,我总嫌弃他啰嗦。昨晚回到家,当我发现肚子饿,打开冰箱,发现一碗鸡蛋炒饭,瞬间我感动得连碗都抓不稳。最温情,往往流淌在最平淡的生活细节里。

我跟崔老板同居后,家务事渐渐离我远去,有时袜子放哪里,我都要问老崔。老崔很闲适吗,成了专职保姆?不是的!去年,他在淡水重新开了一间广告公司。在新环境立足,这需要他付出大量汗水与心血,他每天也在上班。对于我,白天不在家,晚上偶尔回家吃顿饭,周末也是东奔西跑,我这种生活持续了很长时间。我能做到的,就是晚上尽量回家过夜,跟他盖同一床被子。家务事,我无暇顾及,个性也慵懒,全交给了老崔,老崔从怨言中活过来,现在不怨了,回到家默默地做饭搞卫生。我非常依赖他,他越加勤劳可爱。我老想到,习惯他种种的好,要是换一个人让我跟他过,我会不习惯,会怨声载道。

今年夏天,是我游水跟爬山最多的一年。一开始,见老崔不吭声,几乎每天傍晚都去体馆游水。我误以为他背着我做干坏事,也怕这胖子被人吃豆腐,便跟着他去体馆。后来才知,老崔以此减肥,也嫌弃自己皮肤太白,要“改头换面”。在他面前,我是不服输的人,老要方方面面都比他强。第一次跟他比游四百米,结果我居然输了,还输了一圈给他。这激励我的斗志。接着,我自觉跟他去体馆,游了半个月后,体能和速度才跟他相仿。那时我们体重确实降了,我每天腰疼的症状也消失掉。老崔晒黑很明显,整体被我笑他来自埃塞俄比亚。不过近半个月来,我又没再去游泳爬山,每天暴饮暴食,练增肥速成法。而老崔只有一两周窝着不晒太阳,就会白胖白胖的。

今年暑假,老崔颇为得意,一见到熟人,便告知他儿子考上重点高中的事。对老崔来说,现在最担心莫过是小凡的成长。今年七月份,老崔回张家界一段时间,仅仅是高兴儿子中考获得不错成绩。老崔家人很长时间没来惠州了,要一家团聚,老崔得回湖南。我工作忙,以及有些胆怯,每次都没陪同老崔回张家界。不过老崔父母偶尔还是会跟我通话,说说家常。老崔从张家界回来,拍了很多照片,还冲洗出来。他儿子小凡变化挺大的,不过样子还是能一眼认出,像老崔。小凡个子现在已经比老崔高了一点点,不再是小胖子,身材姣好。从相片看,小凡跟老崔的合照没生涩,好几张他笑得蛮开心。老崔也说跟儿子相处没问题,他还套出儿子的秘密,让小凡亲口承认谈恋爱。小凡的GF没考上同一间高中,要到比较远的重点中学上学,不知会不会劳燕分飞。老崔很坦然,告诉儿子,允许他谈恋爱,但要是成绩跟不上他就会干预。这次回家,老崔给儿子买了苹果四代手机,华硕笔本,作为中考奖励。现在,为了让小凡更好成长,老崔不再在小凡面前提起我,他不愿意这个时候让儿子知道我们的事。这我能理解,所以当我要给小凡买什么,老崔是不答应的。也因此,今年暑假,老崔也没让小凡来惠州玩。幸好武广线开通,老崔回家湖南,便捷多了。
至于其他人,我也说说近况。波哥,这人相信你们还记得。今年五月份,我跟他打过一次麻将。那次也不知道他在场,很偶然的。有个姓陈的朋友喊我过去,说介绍一位朋友给我认识。我刚好也在附近消费,就去了。到了,才知道要介绍的人是波哥。没多久,陈朋友因为有事,让位置给我搓麻将,三缺一我不好躲开。后来得知,姓陈的朋友跟波哥,还有两名生意朋友合伙开发一个大型农贸市场。可能年底就动工,姓陈的朋友想建材方面的都留给我做。我给他们打过价的。这生意我要遵从行规,不能乱报的,当时打的价格是市场价,波哥嫌贵,不同意陈朋友的方案。今天陈朋友让我过来,也是很有含义。

搓麻将时,我没跟波哥说几句,人多嘛。只能问生意怎么样,家人怎么样。搓完麻将,在回去的路上才跟波哥说上几句心里话。现在的波哥,没再开网吧,他七八家网吧已经转让出去。他现在主要搞投资,倒买倒卖,楼盘也炒。至于感情生活,我没问他。他倒是问起我跟老崔是不是生活在一起。我说是,他笑笑,拍我肩膀,说羡慕我们,让我好好珍惜老崔。之后,我跟波哥有过几次通话,但没见面。他们搞农贸市场最终因为资金没到位,以失败告终。有些人可能认为,我跟波哥在同城生活,要是见面,就可能再发生关系。我也问过自己会不会。老崔也给过我底线,偶尔玩下可以原谅我,再动情就跟我说拜拜。有过教训,我想随着人的成长,我是能把握住的。再用一段感情来伤害老崔,太没天理,太没良心。

谢安东还是比较常见,他在大亚湾盖楼,石材全给我承包了。我自然要请他吃饭,交代许多细节。这半年来,谢安东很常在大亚湾。而我大亚湾有很多业务,几乎隔一天就前往一趟。谢安东对我有明显的变化,他很少动手动脚,看我眼神也正常了。可能我过了那年龄,身体剧烈臃肿后,不再是他的菜。在我书中一直提及谢安东的牙齿,谢安东形象确实被我丑化。现实的他,不算丑,霸道是真的。如今他换了一排金牙,一笑金灿灿,像个老头。

梁叔,我跟他存在一种父子情,这我在书中没交代深刻。这感情,让老崔一直很不舒服,断了他跟梁叔的友谊。但,我认为自己很理性,梁叔这个恩人,我这辈子都不能忘。去年,梁叔去了美国做肝脏手术。在他手术后,我飞往加州看望他。我建议老崔跟我一同过去,他死活不肯,甚至不愿意我一个人跑去美国。梁叔的命金贵吧,他那手术其实在国内一样可以动刀。老崔料到他会没什么大碍。结果,我去到加州,确实多余,梁叔没生命危险。

梁叔的女儿慕澄,我曾经的GF,她去年顺利产下双胞胎,两个可爱的千金。今年,我去过梁叔家不少次,为公为私的。我见慕澄夫妻的时间也多,因为跟他们生意来往密切。慕澄个性收敛不少,变得很贤淑,很听丈夫的话。梁叔是我命中大贵人,我手头一些大业务,还是得益他插手。如今,还是偶然会跟他到西餐厅用餐。最近,他在看黑格尔的书,与我时常讨论。为了他,我不得不去翻看康德、黑格尔的著作。梁叔一直希望我能结婚生孩子,希望我孩子喊他一声爷爷。或许这点原因,梁叔对老崔越来越不欣赏。他们两人虽为老乡,但有时让我挺为难的。

明天就是中秋节,为了昨夜一碗蛋炒饭,我今天立意写点文字。不知道那个笨笨的崔胖子,现在在做什么,回去后他一直没给我电话。平时天天见,不懂思念,现在吃的碗筷还没洗,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晾,卧室地板搞脏也没清理,我就特别想念他。嘿嘿!

中秋团圆,明早我也该回老家,逼婚的话题恐怕又要轰炸我耳朵。难保有一天,我真的会向全球的人,喊一声我是同志,我爱老崔。有时,我在想,人的一生,生活得愉快有二十年就足够了。我今年三十二岁,崔胖子快四十五。二十年后的我们,依然在一起,像童话那样幸福和美丽。那时候我再来写一篇《与中年老板在一起》的终结回忆录。

(全文完)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